首頁 >> 社科關注
馬克思與亞里士多德:實踐理論范式的轉換
2020年08月08日 15:55 來源:《哲學研究》2020年6期 作者:丁立群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馬克思哲學具有豐富的實踐內涵,與亞里士多德的“倫理-政治”實踐哲學有著內在的繼承、超越關系。馬克思以“勞動”“社會”和“人類解放”三個范疇轉換了“倫理-政治”實踐哲學傳統的基本范式,開創了“勞動-社會”的實踐理論。它以“勞動”作為普遍實踐的原型,把傳統實踐哲學當作非人活動的勞動提升為人類普遍的本質活動,賦予勞動階級以一種普遍的實踐主體性,使實踐不再是一種“精英”主義的貴族活動;把實踐由倫理政治領域轉換到人類活動的基礎層面——社會領域,拓展了實踐理論的廣度和深度;用社會解放代替了傳統實踐哲學狹隘的政治解放,使實踐理論成為無產階級革命和人類解放的理論。與傳統的“實踐-政治共同體-人的政治本質-政治革命-政治解放”不同,馬克思構建了“勞動(實踐)-社會共同體-人的社會本質-社會革命-人類解放”的全新理論。

   關鍵詞:馬克思;亞里士多德;“倫理-政治”的實踐哲學;“科學-技術”的實踐哲學;“勞動-社會”的實踐理論

   作者簡介:黑龍江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馬克思的思想具有實踐理論的特點,這是學術界逐漸認可的結論。然而,實踐具有不同的涵義,實踐哲學具有不同的傳統,這使得對馬克思實踐理論的理解仍然歧義頗多,從而,對馬克思實踐理論在哲學史上和批判資本主義現實中的革命意義的理解也成為問題。另外,學界的馬克思思想研究也忽略了馬克思與古希臘哲學,特別是與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的思想聯系。本文力圖說明馬克思的實踐理論根源于亞里士多德創立的“倫理-政治”的實踐哲學傳統,同時,馬克思又以“勞動-社會”的新范式超越了傳統的實踐哲學,從而構建了社會革命和人類解放的新的實踐理論。

   一、兩種實踐哲學傳統:“倫理-政治”的與“科學-技術”的

   馬克思的實踐理論來源于何種實踐哲學傳統?回答這一問題需要對西方哲學史上的實踐哲學進行簡要梳理。康德在《判斷力批判》“導論”中談到哲學的分類時指出,一般來說,“人們把按照著自然概念的實踐和按照著道德概念的實踐混淆不分”(康德,第2頁),分清兩種實踐歸根到底取決于一個根本問題,即給予意志的因果作用以規則的概念究竟是一個自然的概念還是一個自由的概念。康德認為:“如果規定因果關系的概念是一個自然的概念,那么這些原理就是技術地實踐的獉獉獉獉獉獉;如果它是一個自由的概念,那么這些原理就是道德地實踐的獉獉獉獉獉獉。”(康德,第2頁)如果支配意志的是自然的必然性,由此產生的行動是技術實踐;如果支配意志的是自由原則,由此產生的行動就是道德實踐。前者屬于理論哲學,后者屬于實踐哲學。(參見同上)康德的這種劃分在哲學史上是有根據的。自亞里士多德以來,實踐哲學逐漸形成了兩種傳統,即“科學-技術”的實踐哲學和“倫理-政治”的實踐哲學。康德所說的道德實踐論應屬于亞里士多德開創的“倫理-政治”的實踐哲學傳統;而技術實踐論則屬于由培根和伽利略倡導的“科學-技術”的實踐哲學傳統。

   亞里士多德對理論、制作和實踐第一次作了區分,使實踐哲學從理論哲學和形而上學中獨立出來,一定程度上克服了前亞里士多德哲學的“倫理-認識平行論”性質和“美德即知識”命題對知識與美德的混淆。實踐哲學的最核心內容和終極旨趣就在于如何促進人的“自由”和“完善”,即促進人的德性(潛能)的實現,促進人的生長和完整性。亞里士多德兩部著名的實踐哲學著作《尼各馬可倫理學》和《政治學》的主題都是人的完善,而人的完善即是通過實踐而實現自由。亞里士多德大略從個人和城邦兩個方面,論述了人的德性的實現和完善的問題。其中《尼各馬可倫理學》側重于個人德性品質與幸福的關系,論述個人“德性”的實現和人的完善,即通過運用理性的實踐而使德性成為一種現實中的實現活動,使人獲得自己的本質力量即整全的德性(善);《政治學》則側重于從政治制度上為“德性”的實現和人的完善提供條件。在《政治學》中,亞里士多德從“人天生是一種政治動物”這一根本命題出發,提出人類種群的純自然的聯系并不是人的特征,人要在城邦共同體中實現自己。理想的城邦和制度應當涵育人的德性,為人的完善提供充分的條件,正像亞里士多德所說,“城邦正是由自由人組成的共同體”。(亞里士多德,第84頁)于是,政治學的目的與倫理學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屬人的至善。由此,他劃定了理論哲學、制作哲學和實踐哲學的理論分野。這種區分也使我們對實踐哲學傳統的理解具體化。

   首先,實踐哲學與理論哲學截然不同。理論哲學是關于永恒和必然的知識,其知識形態是形而上學、數學和物理學;實踐哲學是變化的人事領域的特殊知識,其知識形態是倫理學、政治學和家政學。理論哲學的核心問題是“永恒”和“必然”問題即“神”的問題;實踐哲學的核心問題是關于個人的完善和善治問題,即關于屬人的善的問題。理論哲學追求的是普遍的“真理”;實踐哲學追求的是特殊的“意見”,在亞里士多德的著作中亦稱“真理”。

   其次,實踐哲學與制作哲學也截然不同。實踐哲學處于“人事”領域,探究的是人的德性的實現活動即實踐;制作哲學處于“物事”領域,探究如何依據自然的原理生產一種物品。實踐哲學研究人的道德活動,重在于“行”,著眼于特殊性(特殊境況);制作哲學重在于按理性和原理操作的品質,重在于“知”,著眼于普遍性。實踐哲學所謂實踐理性(實踐智慧)在于憑借豐富的生活經驗把握和籌劃對自身完整的善;制作哲學的理智作為一種技藝,目的是生成某種物體,屬于局部的善。實踐哲學所謂實踐是目的內在于自身的活動,而制作哲學的制作則是目的外在于自身的活動。實踐是無條件的、自由的活動;制作是有條件的、非自由的活動。

   可見,從實踐哲學產生的源頭來看,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傳統只是關于人際交往原則的理論,它與研究神和宇宙本體的理論哲學和研究技藝活動、生產活動的制作哲學的理論分野和內容實質根本不同,形成了三峰對峙。

   由于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區分了理論、制作和實踐,并把制作和實踐一同作為變動領域的知識,而且,制作作為實踐的條件也與實踐存在著事實上的聯系。這一情況影響了中世紀哲學。在經院哲學家托馬斯·阿奎那的思想中,制作和實踐開始混淆起來:他的“倫理之知”也包括“非倫理之知”,實踐包括人類的一切活動,當然也包括技術性的生產活動。到了近代,又經過政治學家馬基雅維利把倫理學與政治學分離。技術代替實踐的理論條件已經具備。在此基礎上,培根把實踐哲學的重心逐漸轉移到科學技術上面,創立了另一種實踐哲學傳統:科學-技術實踐論。

   培根不滿意古希臘哲學家以及由此發端的輕自然哲學、重道德哲學和政治哲學的學術傳統。他力圖扭轉這一傳統。首先,把實踐哲學由注重道德哲學轉向注重自然哲學。培根認為,在古希臘羅馬時期,人們把大部分時間和主要精力用于道德哲學研究,這使得人心遠離自然哲學,亞里士多德就是一個典型代表。培根專注于自然研究,并提出歸納法作為研究自然的“新工具”。歸納法的提出和應用具有重要意義,它使古希臘理論與制作的分離重新“統一”起來,成為自然科學和技術科學一體化的方法論基礎。其次,把實踐哲學由超功利性轉向功利性。他批判亞里士多德以及古希臘哲學對超功利的理論的推崇,明確提出:“真理和功用在這里乃是一事:各種事功自身,作為真理的證物,其價值尤大于增進人生的安樂。”(培根,第98頁)這里,培根提出科學技術的價值大于倫理學和道德學的價值,而科學技術(實踐)的根本屬性則是功用性。

   實踐由此開始轉變涵義,變成了技術(制作),而技術則變成了科學的應用。隨之而來,理論與實踐的關系變成了理論(科學)如何應用于實踐(技術)的問題。伽達默爾認為,這是近兩個世紀以來人們對實踐哲學的最大誤解:它把實踐理性降低到技術控制的地位。(參見伯恩斯坦,第49頁)

   科學-技術實踐論的一個典型特征是把實踐由主體間關系置換為主客體間關系,以此作為獲得知識(必然性)的一個中介。這一特征借用康德的話來說,就是用自然的必然性規范意志的因果關系。這種實踐處于理論理性的活動區域,科學-技術實踐論實質上不屬于實踐哲學,而屬于地道的理論哲學。科學-技術實踐論和倫理-政治實踐論兩種實踐哲學傳統在康德哲學中形成了理論理性和實踐理性的對立。這就是馬克思的實踐理論創立時面對的哲學史上的實踐哲學思想資源。

   二、馬克思的實踐理論繼承了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傳統

   面對哲學史上的兩種實踐哲學傳統,馬克思在創立自己的實踐理論時擇取了哪種傳統?

   筆者認為,馬克思的實踐理論無論是從精神氣質還是從思想場域,無論是從興趣取向還是從終極關切,無不與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密切相關。古希臘文化、古希臘哲學特別是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構成了馬克思思想產生的重要背景,是馬克思思想的重要來源。換言之,在科學-技術實踐論與倫理-政治實踐論兩種實踐哲學傳統中,馬克思繼承了亞里士多德的實踐哲學傳統。

   馬克思從青年時期就開始接觸古希臘哲學,他的博士論文即以古希臘哲學為題。在博士論文的寫作過程中,他廣泛接觸了古希臘的各種哲學思想,特別是亞里士多德的哲學思想。此后,在《德意志意識形態》(1845年—1846年)、《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1857年—1858年)、《資本論》(1863年—1883年)、《哥達綱領批判》(1875年)等著作中,他批判地接受了很多的亞里士多德思想。

   1.馬克思對理論哲學即傳統形而上學進行了尖銳批判,在由亞里士多德確定的形而上學(理論哲學)和實踐哲學的對立譜系中,確立了“實踐”觀點。哲學是愛智慧,但這種智慧(Sophia)在傳統哲學中指理論智慧,哲學(Philosophy)最初就被界定為理論哲學。理論哲學的最高形態就是形而上學——一部西方哲學史,其主干部分即形而上學史。所以,理論哲學是與實踐哲學相對的傳統哲學或稱思辨哲學。亞里士多德認為,理論哲學專注于對世界的本質——這種異常重大問題的解釋上,而與人的生活毫不相關,這是理論哲學的根本旨趣。雖然亞里士多德在歷史上第一次建立了實踐哲學,但是,理論哲學的這種無關“人事”的性質,得到了他的推崇,稱為“第一哲學”。理論哲學的傳統為后來的哲學家所繼承。馬克思對傳統哲學或思辨哲學進行了尖銳批判,對理論哲學和現實的關系進行了顛倒,把理論哲學的內容還原為現實實踐。

   馬克思早期博士論文的主旨在于辨析伊壁鳩魯和德謨克利特原子論的差別,但是,其主旨并非反對所謂“機械唯物主義的自然觀”,而是為了論證原子論在伊壁鳩魯那里已經導向了倫理學的自由意志以及善的問題。馬克思認為,伊壁鳩魯并不重視科學(理論哲學),因為它絲毫無助于達到人的真正的完善。(參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24頁)伊壁鳩魯提出“原子偏離說”就是為了論證人的自由意志。在博士論文及相關筆記中,馬克思還大量引用了亞里士多德《形而上學》《物理學》《天論》等理論哲學著作,但是,這些論述的引評主要是圍繞自我意志和自由問題。這表明馬克思用“實踐”消解理論哲學的潛在動機。

   在《萊茵報》時期,馬克思改造了亞里士多德理論哲學與實踐哲學的關系,他繼承了黑格爾的思想,明確把專注世界的本質而與人的現實生活毫不相關的理論哲學(亞里士多德語)關聯于現實的時代和文化。他提出,任何真正的哲學都是自己時代精神的精華,是文化的活的靈魂。(同上,第220頁)這就使原來面對“神”和抽象“實體”的理論哲學直接面對現實的實踐領域。進而,馬克思顛倒了理論哲學關于哲學與現實的關系。柏拉圖認為,哲學所把握的理念是現實的原型,而現實則是理念的不真實的影子。這種思辨哲學的理論傳統從古希臘一直延續到德國古典哲學。黑格爾忠實于理論哲學傳統,他把現實看作是絕對精神的展現形式。青年黑格爾派繼承了這種思辨唯心主義,他們同樣用宗教、思想和觀念批判代替革命的實踐,他們不斷地討論如何能夠“從神的王國進入人的王國”,“似乎旨在說明這個九霄云外的理論王國的奇異性的科學消遣(因為這不過是一種消遣)的任務恰恰不是去證明這種王國是從現實的塵世關系中產生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45頁)馬克思對這種“理論王國”與現實的“塵世關系”作了徹底的顛倒,把“理論王國”顛倒、還原為“塵世關系”。在馬克思看來,“凡是把理論導致神秘主義方面去的神秘的東西,都能在人的實踐中以及對這個實踐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決”。(同上,第5頁)

   馬克思進而把在亞里士多德思想中與實踐毫不相干并與之對立的、超然于世外的理論內置于實踐之中。他繼承了黑格爾關于“理論的東西本質上包含于實踐的東西之中”(黑格爾,第13頁)的思想,把理論轉換為實踐的理論,使“在自身中變得自由的理論精神成為實踐力量”(《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75頁),讓理論走出“阿門賽斯冥國”,面向現實生活。把理論內置于實踐之中,成為實踐的理論,這是馬克思一直堅持的思想。馬克思在理論和實踐的傳統對立中,采取了實踐的思維方式,并把理論轉換為實踐的理論。正是這樣,理論才具有了批判現實的作用。由此,馬克思確立了實踐的基本主張和思維方式。

   2.馬克思的“理論”概念來源于古希臘和亞里士多德。在古希臘哲學資源中,理論與實踐概念在哲學和文化中居于核心地位。依據這兩個概念,古希臘產生了理論哲學和實踐哲學。這兩種哲學形態在古希臘哲學的集大成者亞里士多德的思想中,得到了系統建構。同時,理論和實踐又是實踐哲學的核心概念:實踐哲學的基本構建圍繞這對概念展開。

   馬克思早在博士論文期間就關注理論概念,他在談到運動及其動力時曾說過,“象亞里士多德的神一樣享受著最高的幸福——理論”。(《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第71頁)在“關于伊壁鳩魯哲學的筆記”中,馬克思多次提到亞里士多德對“理論的認識”的頌揚。馬克思還批評普羅塔克不懂得古希臘的神與理論的關系,認為“理論上的寧靜正是希臘眾神性格上的主要因素”。(《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36頁)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和恩格斯也有類似的表述和思想。(參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143-144頁)

   在這些思想中,如果不了解“理論”的原始涵義就會感到費解。在古希臘,“理論(Theory)”原是奧爾弗斯教的概念,它表示對神的直觀(思辨)、靜觀、看,也表示與神的同一狀態。進入理論狀態也是進入一種平靜的生活方式(幸福)。過不受現實羈絆的純粹“理論”生活,是古希臘人向往的最高幸福。同時,經由畢達哥拉斯和亞里士多德把數學和物理學歸入理論之后,理論又被賦予一種與宗教含義并存的知識涵義。由此,理論既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普遍的知識。理解了理論的這種原始涵義,我們方可理解馬克思的上述思想。

   理論從古希臘到現代,有一個從神學概念到知識學概念的嬗變過程,而這一過程就是理論的宗教神秘性逐漸“祛除”,知識涵義逐漸“凸顯”的過程。馬克思對理論的看法也同理論在西方思想史上的演變過程相類似,成熟期的馬克思通過批判理論的思辨性和神秘性,逐漸把理論轉換為以知識為主要內容的批判理論和實踐理論。

   首先,關于思辨性。“思辨(Speculative)”源自拉丁語“沉思(Speculatio)”,是從“看(specere)”引申出來的,與希臘語“理論(theoria)”同義。“思辨”就其原始涵義而言,并不是抽象的理論推導和科學推理,諸如歸納和演繹。盡管“思辨”可以把推理作為其具體環節,但是“思辨”總體上和本質上是理性“直觀”(看)而不是科學推理。黑格爾哲學是思辨哲學的頂峰,其《邏輯學》并非是憑借邏輯推演出來的,而是靠思辨先驗地構造起來的。所以,馬克思把黑格爾哲學稱作“思辨唯心主義”。馬克思在批判青年黑格爾派時指出,青年黑格爾派的“自我意識”來源于黑格爾,它不過是用思想代替一切現實,把現實看作是自我意識的異化形式。在這一批判過程中,馬克思正是以現實的、革命的實踐活動消解了理論的思辨性。

   其次,關于神秘性。如前述,“思辨”就是“看”,它與希臘語“理論”有著直接的同一關系。而這里的“看”并不是經驗的“看”,而是神秘的理性直觀。在亞里士多德看來,理論哲學的最高形態——形而上學就是以“努斯”(神秘的理性直觀)把握世界本體。在《神圣家族》中,馬克思批判黑格爾辯證法的“神秘性”和“實體”的“神秘性”,而且經常把“神秘性”與“思辨性”聯系起來。理論的神秘性與其初始時期的宗教性質有關,也與其非科學推理的理性直觀相關。可見,神秘性只是思辨性的外在表現。

   馬克思通過對黑格爾思辨哲學以及青年黑格爾派的批判,轉換了“理論”概念的性質。他賦予“理論”概念以知識性為基礎的實踐性和批判性,把理論改造成無產階級革命的社會歷史理論。同時,馬克思又把在亞里士多德思想以及傳統理論哲學中,與實踐對立的理論涵入實踐之中,使“在自身中變得自由的理論精神成為實踐力量”。(《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75頁)正是這樣,理論才具有了批判現實的作用。

   3.馬克思的實踐概念同樣繼承了古希臘,特別是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的內在精神。如所周知,馬克思以勞動這一為古希臘實踐哲學拒之門外、備受輕視的活動代替了實踐,并作為實踐的根本內容。這一點曾備受西方學者詬病。但是,認真考察馬克思賦予勞動的性質,可以看出,勞動實際上具備了實踐的本質涵義。勞動概念在馬克思的思想中具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勞動概念在馬克思思想的早期和成熟期都使用過。早期馬克思認為,人類的一切創造性活動,甚至包括哲學研究、詩和藝術創造等都是勞動。(參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459頁)成熟期馬克思把廣義的勞動作了劃分,區分了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又稱“物質勞動”和“精神勞動”。在談到共產主義時,他又回到早期的觀念,把一切創造性的活動都歸結為勞動。在廣義的勞動概念里,最關鍵的涵義是自由和創造,這與古希臘尤其是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的實踐概念是相通的。

   狹義的勞動概念是指物質生產勞動,主要在政治經濟學批判語境中使用。但是,我們應當注意到,狹義的勞動概念與哈貝馬斯和阿倫特理解的勞動在本質上是不同的。當阿倫特把勞動和工作分開時,她理解的勞動基本是指維持生命的活動。所以她認為,當馬克思以勞動代替實踐時,就使人臣服在必然性之下。哈貝馬斯也把勞動看作是遵循效率原則的物質活動,認為從勞動的事實性中無法產生規范性的維度,從而也無法產生社會批判的意義維度。這些都是對馬克思勞動概念的誤解。馬克思的狹義勞動概念是一個意義與自然的綜合體。一方面,勞動具有自然和物質意義,它是人改造自然的物質性活動;另一方面,勞動又具有哲學人類學意義,正是勞動實現了人的生成及其人的完整性和全面發展。馬克思所說的勞動是人的自由創造性活動、勞動對人的生成具有建構意義、勞動體現著人的類本質等正是表達此意。也正是在這種科學意義和人類學意義的統一中,才有了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完整批判。于是,勞動本身就不再像古希臘人理解的那樣,不屬于人的活動;也不再像西方學者理解的那樣,僅僅是人臣服于自然的活動;而是人的本質性活動,具有自由解放的“規范”意義。可見,勞動在馬克思那里,已經不再與體現主體間關系的實踐相對立,僅僅是一種主客體關系。毋寧說,它是主體間關系與主客間關系的統一。在馬克思看來,由勞動的兩種性質產生了人與自然的關系和人與人的社會關系,這兩種關系中,前者相當于亞里士多德單純手段性的“制作”,后者相當于亞里士多德自身目的性的“實踐”。這兩種關系在本源意義上構成相互依存的統一體。但是,迄今為止,人類勞動的兩個方面以及由此產生的兩種關系從本性上來說,是相互分離從而相互矛盾的:人們的自主活動和物質生產勞動是分裂的,自身是目地性的活動與單純手段性的活動也是分裂的。由此造成勞動者之間成為孤立的個人,生產力和社會關系表現為與個人對立的社會力量,這就是異化。共產主義就是對異化的最終克服,它使自主活動和物質生活最終一致起來,是人的全面發展和真正交往關系的實現。

   亞里士多德區分了實踐和制作,實踐是以自身為目的的活動,制作則是目的在自身之外的手段性的活動,據此,他把二者完全對立起來。馬克思的實踐理論的最終主旨是二者的統一,是人的完成和全面發展。這既繼承了亞里士多德的實踐哲學思想,同時又克服了實踐與制作二元化的弊端。

   4.馬克思關于人的本質及其生長和完善的思想繼承了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的基本精神。早期馬克思偏重于從人的角度談問題,從人的角度批判社會,帶有強烈的人道主義色彩;成熟期馬克思則側重于從社會結構上構建使人獲得完整性和徹底解放的理想社會——這就是我們通常理解的馬克思的人道主義與科學主義的“矛盾”,這一矛盾導致西方馬克思主義中科學主義流派與人本主義流派的尖銳對立。我認為,這一矛盾可以在實踐哲學的范式里加以整合。這一雙重過程在馬克思的思想中具體化為:在人的方面,從批判人的異化到人的生長、潛能的展開以及人的類本質的復歸和人的全面發展;在社會制度方面,從批判現實社會到通過革命建立新社會以及社會條件的改造和建設直至共產主義社會的構建。通過人與社會的雙重路線最終實現理想社會,共產主義理論提出了人全面地占有自然關系和社會關系,從而實現人與自然的矛盾和人與社會的矛盾的解決,實現人的完整性,實現真正的共同體即“自由人的聯合”。馬克思這一雙重路線展開的基本思想結構,與亞里士多德通過倫理學和政治學互補而實現人的完善的思想在邏輯結構上是一致的。

   可見,在馬克思的思想形成和發展過程中,亞里士多德的思想,特別是其實踐哲學思想是有著重要影響的。應當說,亞里士多德實踐哲學是馬克思的實踐理論的重要思想來源。

作者簡介

姓名:丁立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快乐赛车pk10视频 内蒙11选五走势图 领航配资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 小麦财经股票配资 手机在线基金理财平台 福建31选7走势图体彩浙江风采网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安卓 贵州快三走势图500期 江苏快3开奖结果<29号> 七星彩今晚预测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带推荐号的 7位数体彩网 pk10苹果手机软件下载中心 湖北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