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筆會
此時秋野
2020年01月10日 10:56 來源:文藝報 作者:程楊松 字號
關鍵詞:故鄉;梅港溪;熱愛;田疇;稻子

內容摘要:風聲是最古老的紀年,徂徠之間,又起于故鄉秋野,有黃金鑲鍍的質地和靜水流深的綿長,喚醒一雙沉睡已久的耳朵。我從旅居的京城,沿一條植物生長的葳蕤路徑,穿行2000公里回南方,去趕赴一場久候的邀約。井塢,塬上,金家塢,胡家壩,閔田畈,麻坑壟……故鄉的原野,沿一條屈曲環流的梅港溪漸次打開,疏朗排布,袒露田土所賜的濃郁氣息和季節賦予的紛繁色彩——她讓我們篤信,此地可堪種植生命,滋長理想。

關鍵詞:故鄉;梅港溪;熱愛;田疇;稻子

作者簡介:

  風聲是最古老的紀年,徂徠之間,又起于故鄉秋野,有黃金鑲鍍的質地和靜水流深的綿長,喚醒一雙沉睡已久的耳朵。我從旅居的京城,沿一條植物生長的葳蕤路徑,穿行2000公里回南方,去趕赴一場久候的邀約。

  井塢,塬上,金家塢,胡家壩,閔田畈,麻坑壟……故鄉的原野,沿一條屈曲環流的梅港溪漸次打開,疏朗排布,袒露田土所賜的濃郁氣息和季節賦予的紛繁色彩——她讓我們篤信,此地可堪種植生命,滋長理想。

  此時的秋野,疏離朗闊,交錯堆疊,綿延鋪展,有陽光精心釀造的盛大金燦和秋風盛情傳遞的無邊馥郁,呈現自然生長的體式——那是一種隨勢而緊湊的織縫,委婉的田埂是一行行細密的針腳,將一片高低錯落、五彩斑斕有序銜接。埂上零星的草木披風扶搖,點綴其間,是一種主次儼然的友好襯托。胸懷稻禾的秋野,握手言和的秋野,彼此融合的秋野,如同燃燒著的火蔓延至更深處,又像潮趕著潮涌向更遠界,盛放絢爛瑰麗的詩篇。撐起無盡視野的是交疊環圍的重重遠山,秋光將遠山細致涂抹,分別著色,合力烘托一場漸入佳境的鄉野秋意。

  吃水漸淺的梅港溪汲汲緩流,環繞而去,于曲折間流赴艱難遠途。拂搖的垂柳,揚身的水杉,參差的灌木,起伏的巴茅……這是一段鄉野河堤應有的妥帖修飾。故鄉的梅港溪,胸懷遠大理想,卻又心懷慈悲,在奔赴遠方的途中經過多舛的人間,在沿途的予求予取中謹守一段流水潤澤蒼生的坤德,賜予了故鄉濡染淋漓的世間豐美。

  每一塊田疇都帶有人工剪裁的痕跡。圈養在田埂里的稻禾,經過泥土的經久滋育、汗水的持續漿灌、日子的深情喂養,漸漸起身,向天空挺起了日漸金黃的胸脯,卻垂下豐盈累重的頭顱凝望大地。每一棵稻禾都有柔婉的曲線和收斂的芬芳。每一座金黃的宮殿里都住著一粒晶瑩如玉的大米。我知道,從一株禾苗到一捧新米,是一條通往溫飽的道路,更是一段各自艱辛的險途,歷經鄉民育秧、栽種、追肥、施藥、收割、曬碾等農事,和稻谷分蘗、拔節、抽穗、揚花、灌漿、完熟等過程,我愿意相信,這是它們生死輪回卻不失幸福的互相耕種和彼此飼養——憑藉一片田疇承載,一身力氣經營,一段風調雨順,故鄉便有了天人合一的詩韻和生生不息的可能。

  更多的稻谷在各自的田疇里相安生長又彼此親密相擁、熱情圍簇,于一畈秋野縱深集結、橫排隊列,被風推向無盡遠方,像接天云霞貼地翻涌,于是便有了流動的韻致。金黃的秋野、喜興的秋野、沸騰的秋野、燃燒的秋野,氤氳著濃烈的氣息和繽紛的詩意,向世人展示一份大地的壯美,讓我不禁想起友人傅菲的詩篇《熱愛一個名叫稻子的女子》:

  熱愛稻子,熱愛一個田間唱歌的女子

  她有修長柔軟的身姿

  穿淡綠的連衣裙,跳起芭蕾的尖腳

  在田間,她們是一團抱緊的黃金

  歌聲有十月的潮濕,陽光的香氣

  她們那樣幸福那樣無憂無慮

  她的睫毛恍如大海的根須

  她的歌聲里集合了大地之美

  讓我想起春天里的唱詩班

  我目睹了她的抽穗灌漿,她的日漸飽滿

  金黃的日子尚未到來,而鐮刀已經磨好

  她們有的羞澀垂眸有的迎風招展

  請允許她不動聲色地成長

  我熱愛她緩慢中積攢的力量

  熱愛稻子,熱愛糧食中壯麗的女子

  有多少年,我那喚作“名根”的父親,在布谷聲中把精心謀劃的生計搬出家門,批蓑戴笠踏上這片田疇,輪番種下果腹的糧食和蔬菜。當秋天再一次抵臨人間,金黃緊隨著遍襲大地,父親便會重返人聲鼎沸的田野,揚起溝壑縱橫的笑臉,彎下單薄的腰身,用一把寒光閃閃的彎鐮刀,將同樣彎垂的幾畝稻谷艱辛收割,并奉上如涌汗漿的祭禮——我不會懷疑,從栽種到收割,父親用躬身的姿勢進行,這是對每一粒糧食的虔心敬重,更是對每一株稻禾的由衷親近。如今父親老態畢露,已無力也無須堅持一場曠日持久的秋收。我陪他去金黃的田野,一臺收割機大開大闔,須臾間便有了涇渭分明的結局——只是他彎下的腰身再沒挺直……

  秋收后的田野,疏朗、曠蕪又略顯蕭肅、頹敗,有退潮的現場感,卻是一場盛大的宴席:零星的鳥雀跳躍其間,啄食大地與季節的豐賜,也把身后的秋野熱情歌頌;螞蟻成群結隊,不辭辛勞,沿一條漫長遠路,把一個冬天的溫飽盡心搬運;青蛙休止了熱烈的歌喉,安靜下來,為一場即將到來的冬眠調適情緒;幾只蜻蜓高低飛舞,在空中隨性劃出一道道虛擬的弧線,用熾亮的陽光擦拭著羽翼,等一場風來推送去山坳;不時有雁陣“嘎嘎”飛過,成“一”字型或“人”字型——雁陣把空間分成了南方和北方,分成了故鄉和異鄉,也把時間分成了夏天和冬天,分成了遷期和歸期,它們暗示人間:盛宴過后是別離,轉身便各自天涯。

  毋須太久,空茫的秋野會重歸寂靜、重新冷卻。雁聲會帶走時光,歸鳥會銜落夕陽,一切將被環圍的山崗暫時妥藏。一天又將逝去,一秋又將逝去,一生又將逝去……此時,秋野漸漸溶解于暮色,也漸漸滌蕩于肺腑——沒有人會知道,有人曾靜靜來過,又轉身默默離去。

作者簡介

姓名:程楊松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快乐赛车pk10视频 网上理财平台排行榜 pk10预测计划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排列三预测推荐 河北排列7开奖 山东黄金股票股吧 赛车动漫 广西11选5一定牛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全年固定出特规律公式 适合新手怎么投资理财 贵州体彩11选5电子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3D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江西11选5走势图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