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民族地區發展
千年愿景照進現實 ——滇西邊境片區的脫貧實踐
2020年01月10日 09:56 來源:中國民族報(2019年1月10日) 作者:楊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56個貧困縣、20余個少數民族、綿延三千多公里的邊境線——這里是我國滇西邊境山區。

  精準扶貧以來,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瞄準脫貧“硬骨頭”,滇西邊境山區“因村派人”“按戶施策”,到2018年底,共有236.73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從初期的24.15%降至4.9%。滇西邊境民族地區千百年來的小康愿景正在照進現實。

  拔掉思想窮根

  滇西邊境片區聚居著數個人口較少民族,曾一度處于整體貧困狀態,脫貧難度較大。加之各民族社會發展程度差異性明顯,“素質性貧困”成片區最為顯著的貧困特征。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全國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傈僳族、怒族、獨龍族3個民族都是從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

  怒江州福貢縣匹河鄉的托坪村,雖與“脫貧”發音相似,卻難以脫貧。

  “能住石頭房子就算好了。”托坪村黨總支書記和建才說,村民曾沿山而居,多住土坯房內,甚至用竹笆圍起來,蓋上石棉瓦就是家。

  和建才不甘心,他想讓大家擺脫惡劣的生活環境,過上好生活。開群眾會、挨家挨戶走訪做工作,但鄉親們剛開始并沒太大“熱情”。后來發現,大家不愿意接觸新鮮事物,對未來生活沒有想法。

  和建才想了一個辦法,帶群眾出去“見世面”。他和扶貧干部把村民帶去周邊搬遷點,看看住房、就業情況,而后村民才動心。

  有扶貧干部表示,當大家都在向往美好生活時,部分貧困戶不知道美好生活的模樣,更不會想如何過上美好生活。

  為了拔掉思想窮根,片區縣結合“自強、誠信、感恩”主題活動,探索出開辦積分換物品的“愛心超市”、開辦激發內生動力的“好漢班”等具體幫扶措施,以此喚醒貧困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共尋脫貧路子

  最近,宋建濤忙著聯系2000公里外的“窮親戚”,了解年底收入有多少、還有哪些需要。

  駐村兩年,螞蟻堆村的群眾都認識了這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還成了朋友。2019年10月結束駐村的宋建濤回到華中科技大學,朋友圈依舊轉發村里的動態。

  “這是我一輩子的牽掛。”2017年10月,宋建濤從華中科技大學來到臨滄市臨翔區螞蟻堆鄉螞蟻堆村駐村扶貧,此時他面對的是243戶貧困戶以及“縣級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

  進村入戶,聽取群眾心聲;開展座談,與群眾黨員交心……在摸清家底后,宋建濤結合單位和自身優勢,與合作社、茶企共建茶廠,嚴把茶葉源頭關,改良制作工藝,提升茶葉品質,今年茶農戶均增收1700元。

  郭正美曾是貧困戶,住在危房內,兒子、兒媳離異后,兒子劉欣雨意志消沉,離家出走兩三年都沒有和家里聯系,孫女也變得膽怯,從不參加學校的集體活動。

  宋建濤想方設法聯系劉欣雨,讓郭正美在茶廠打工,與學校老師交流照顧這類家庭的孩子的辦法。系列措施下,郭正美家發生了積極變化:劉欣雨開始把工資寄回家,孫女也開朗起來,全家也搬進了新房。

  2019年,螞蟻堆村所有貧困戶實現脫貧,村黨總支被評為省級“規范化建設示范黨支部”。

  除了定點幫扶,東西扶貧協作、萬企幫萬村等幫扶項目也發揮了積極作用,為片區縣帶來脫貧新思路、激活增收新動能。

  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宏聚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宏俊最近剛從上海回到芒市,準備加強深加工廠區建設,公司主要種植、加工蔬菜,此前主要銷售市場在廣州、西安等地,年銷售金額在6000萬元左右。

  2018年,在滇滬扶貧協作項目支持下,公司成為上海市市外蔬菜主供應基地。如今上海市的蔬菜訂單金額達到了1.2億元,在此帶動下,150戶貧困戶依靠種植蔬菜、在基地務工實現脫貧。

  “東西扶貧協作促進芒市建立龍頭企業為帶動、農戶家庭經營為基礎、合作與聯合為紐帶的立體式復合型現代農業經營體系。”芒市扶貧辦主任楊善斌說。

  在社會各界的合力幫扶下,片區縣發展路子越來越清晰,貧困群眾增收的路子越來越廣。

  攻克貧困堡壘

  作為云南脫貧“硬骨頭”,在2010年底,滇西片區還有7.3%的自然村不通電。在南方電網云南電網公司參與下,無電村及電價高、電壓不穩等情況得到了徹底解決。

  聚焦“兩不愁、三保障”,云南扶貧干部傾力補齊全面小康短板,21位省級領導和189個省級單位掛鉤滇西邊境片區,著力攻克片區脫貧中最大的貧困堡壘。

  與緬甸接壤的怒江州貢山縣,長期受制于交通等基礎設施落后。獨龍江鄉巴坡村的高禮生為了去縣城上學,曾背著玉米走三天三夜才翻越了高黎貢山。

  2014年,獨龍江公路高黎貢山特長隧道貫通,結束了獨龍族聚居區千百年來每年有半年都是大雪封山的歷史,高禮生從此告別了“出行靠攀巖、過江靠溜索、傳信靠放炮”的日子。

  強攻之下,滇西邊境片區硬件短板逐步被補齊。地處中越邊境的金平苗族瑤族傣族自治縣是云南27個深度貧困縣之一,貧困發生率最高達31.15%。為攻克貧困堡壘,金平縣組建縣級行業扶貧、鄉鎮脫貧攻堅先鋒隊,扶貧隊員下沉到村組,按照貧困戶脫貧、貧困村出列的要求逐一銷號。

  溫暖的陽光下,金平縣銅廠鄉長安沖村的脫貧戶楊貴正在地里管理中藥材,雖然2019年重樓的價格不理想,但也收入了2萬多元。

  中藥材重樓是村里的新事物,在扶貧干部的指導下,楊貴把玉米地改種重樓,在農技人員指導下,他成了村里的種植能手。

  “精準扶貧改善了大家的生活環境和視野。環境干凈了,人們的精神面貌也得到了改善。”長安沖村駐村第一書記楊櫻說,各級政府合力幫扶讓村里有了新產業,群眾想要脫貧的意愿和能脫貧的信心都得到了增強。

作者簡介

姓名:楊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快乐赛车pk10视频 浙江排列7开奖 场外配资找久联优配 广东36选7彩票开奖 山东福利彩票下载安装 七星彩梦册 幸运赛车 秒速时时彩玩法心得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手机版 哪个平台有幸运快三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500 股票短线高手群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彩票计划导师套路 基金配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