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新聞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研究
2020年08月12日 13:13 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20年第5期 作者:顏軍 王菁 字號
關鍵詞:中國話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

內容摘要:“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國際格局深刻調整、科技革命加速演進、政治思潮激烈碰撞,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提供了新的機遇。同時,大國關系更為復雜、國際傳播主體缺乏“走近”意識和受眾意識、算法推薦創新性運用不足影響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效果。在深刻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基本目標和根本目標的前提下,全方位構建國際傳播體系,包括多元主體傳播體系、全效精準傳播體系、熱點追蹤傳播體系、應急議程設置體系和內外聯動傳播體系,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講好中國故事、運用智能傳播中進一步推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

關鍵詞:中國話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國際格局深刻調整、科技革命加速演進、政治思潮激烈碰撞,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提供了新的機遇。同時,大國關系更為復雜、國際傳播主體缺乏“走近”意識和受眾意識、算法推薦創新性運用不足影響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效果。在深刻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基本目標和根本目標的前提下,全方位構建國際傳播體系,包括多元主體傳播體系、全效精準傳播體系、熱點追蹤傳播體系、應急議程設置體系和內外聯動傳播體系,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講好中國故事、運用智能傳播中進一步推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

  關鍵詞: 中國話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

  作者簡介:顏軍,西南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王菁,西南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對中國走向世界、讓世界讀懂中國具有重要價值。當前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變局之中充滿挑戰,也催生機遇,這意味著需要根據大變局確立傳播目標、傳播體系和傳播路徑,以全面增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能力,提升中國話語國際影響力。

  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機遇與挑戰

  研究國際傳播,必須高度重視并深刻理解世界形勢,這是因為國際傳播的目標、戰略、體系及具體行為既取決于國際關系,也取決于本國的發展及其與世界的關系。黨的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些重要會議和重要場合多次提到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論斷是對當前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的準確論斷。大變局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而言,既創造了發展機遇,也帶來了新挑戰。

  1.大變局帶來重要機遇

  從狹義上講,國際傳播能力反映一個國家控制國際輿論、影響國際受眾、操縱目標國政府決策的實力;從廣義上講,其體現的是經濟發展、國際話語和技術方面的實力。大變局意味著國際格局和世界秩序發生著深刻變化,國際形勢不確定性更加突出,“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崛起勢頭不可逆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生命力親和力感召力持續展現”。這一系列變化決定了只有全面認識世界發展大勢,深刻理解中國與世界發展的新變化,才能增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能力。

  第一,國際格局從“一超多強”到“新興經濟體群體性崛起”,增強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底氣與自信。當前,國際力量對比更趨均衡。“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經達到80%。按匯率法計算,這些國家的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接近40%。保持現在的發展速度,10年后將接近世界總量一半。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勢不可當。”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成就有目共睹,現已成為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發展一方面有力地提升了發展中國家陣營的政治經濟分量,另一方面也帶動了新興經濟體之間的合作,增強了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經濟政治事務中的話語權。中國的發展及其對世界格局的影響,既彰顯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智慧和力量,也增強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信心。

  第二,世界體系由“中心—邊緣”向多極化轉變,增加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渠道與網絡。過去的經濟全球化形成了以資本主義為核心的世界經濟體系,在這種世界經濟體系中,各個國家呈現中心—半邊緣—邊緣的層級結構。這種秩序不僅表現在經濟和政治上,在文化傳播領域也是如此,處于“中心”國家的主要媒體掌控了世界絕大多數新聞生產和傳播話語權,進而造成“邊緣”國家成為“中心”國家傳播體系的依附,形成了不平衡的國際信息傳播秩序。進入21世紀,世界多極化趨勢愈加明顯并日益向縱深發展,地區性多邊關系使原來的邊緣地帶打通成節點,節點之間形成網絡,這有利于從傳播渠道和環境上打破過去西方控制下的全球傳播格局。在這一背景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可以在各個國家(地區)、社會組織間通過多媒體運營、企業經營、文化服務等多種形態進行傳播。

  第三,科技革命從西方主導到新興經濟體的深度參與,保障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融合性與智能化。近代以來全球已經經歷了三次科技革命,分別是英國引領的以紡織、煤炭為主要產業的第一次革命,德國、美國引領的以電力、鐵路為代表的第二次革命,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家引領的以電子、信息和信息網絡為標志的第三次革命。正是由于在這些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中,發展中國家沒有率先抓住發展機遇,生產力比較落后,進而在國際傳播格局中也處于不利地位。當前,大數據、物聯網、區塊鏈、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主導的新一輪技術革命正在世界范圍內醞釀生產方式的重要變革。而在此次新一輪技術變革中,中國、印度、土耳其等新興經濟體的優勢技術領域在增多,并推動這些國家加速提高數字化、專業化程度,生產形式由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和資本密集型轉變。國際傳播領域的多媒體融合、智能生產、精準發送等智能化傳播完全依賴于技術的發展。中國在這一輪數字技術革命中,快速趕超態勢逐步凸顯,在一些重要領域已開始成為全球創新引領者,技術創新無疑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提供了堅實的技術保障。中國媒體能夠根據傳播目標、需求和時機搭建綜合的新興媒體平臺,量身定做契合的傳播終端,選擇最優的智能算法模式,增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影響力。

  第四,當今世界各種政治思潮相互激蕩,增大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可能空間。近年來,新社會主義運動、新共和主義、生態主義、左翼社會主義等紛紛興起,挑戰了傳統的西方自由主義,世界政治思潮呈現紛繁復雜的格局。這也預示著未來世界政治思潮將改變過去以自由主義為主的西方中心主義統治格局,朝向各種思潮多元化發展,這就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提供了良好的機遇。當前國際社會對未來發展方向感到迷茫,“西方的治理理念、體系和模式越來越難以適應新的時代潮流,各種弊端積重難返。國際社會呼喚新的全球治理理念”,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所內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全球治理理念等智慧與方案能為世界提供新思想新理念,這意味著世界需要了解和認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人會越來越多。

  2.意識形態斗爭加劇成為新挑戰

  大變局也意味著國家間意識形態博弈會更加隱蔽和激烈,從而影響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認可和接受。當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關系進入一個新時期。一方面,中美兩國彼此聯系日益緊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出,構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百年大變局的宏觀視野中對中美關系的定位。另一方面,兩國摩擦有所增多。美國在2017年底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保護主義、霸凌主義和單邊主義傾向不斷增強。美國聯合其他西方盟國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對中國崛起進行遏制打壓。

  世界各國政治秩序在反全球化、民粹主義、激進的宗教民族主義等極端政治思潮沖擊下面臨重構,民粹主義與右翼極端勢力在一些國家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政治力量,這必將進一步導致這些國家外交政策的保守性和自利性。盡管世界社會主義在經濟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喧囂中積蓄實力,但總體上國際力量仍然是“資強社弱”,百年大變局引發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蕩,意識形態較量的領域更廣泛、方式更多樣、形勢更復雜,這都影響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國際上廣泛傳播。

  國際關系的變化會導致意識形態話語權的爭奪更激烈。美國學者赫爾曼和喬姆斯基在《制造共識:大眾傳媒的政治經濟學》中指出:“美國媒體是為控制著它并為它提供資金支持的強大社會利益集團服務并代其從事宣傳的。”在大變局條件下,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媒體在國際新聞報道上更加強調西方價值的正確性以維護國家外交政策,比過去更多地渲染“中國威脅論”,將“一帶一路”指責為地緣政治霸權的擴張、“馬歇爾計劃”的新版本;將世界環境問題歸于中國的發展,夸大中國環境污染的程度。在傳媒渠道上,表現在新聞報道中以沖突框架、冷戰框架報道中國,在紀錄片中以表面中立的采訪不斷強化中國人“霸道”“自私”的形象。在闡述手法上,以數據對比凸顯中國“舉動”導致其他國家的經濟下滑,以圖片技巧放大中國的碳排放比例,以顏色符號渲染中國與世界的緊張關系。顯然,這樣的媒體環境增強了國際民眾對中國的負面感知。近幾年,盡管發展中國家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穩定上升,但是一些發達國家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卻出現下滑,這不是中國的對外傳播工作做得不夠,而是在世界大變局下西方媒體不實報道中國、打壓中國媒體的直接結果,也是西方爭奪意識形態話語權的現實表現。

  3.國際傳播能力不足構成現實困境

  近年來,中國把提高國家形象讓世界讀懂中國作為重要的對外宣傳目標。盡管讓世界理解中國需要中國和世界的共同努力,但是“中國不能掌控西方如何理解中國,所能掌握的是如何創造各種條件讓西方來了解自身”。因此,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到自身國際傳播意識和創新能力等的不足也影響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效果。

  第一,傳播主體國際傳播意識有待加強。其一,一些國際傳播主體“走近”意識不夠。中國國際傳播主體既包括各級新聞媒體機構、中國各級政府、外事辦和承擔公共外交的機構組織,也包括孔子學院、高校的海外教育機構、在國外的各類留學生、在國外參與建設和投資經營的企業與個人等。在全媒體時代,每一個中國機構、組織、企業和個人都可能成為全球傳播的一個節點,也是國際受眾了解中國的一個窗口。但是,當前一些傳播主體并沒有充分意識到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心究竟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你的每一個政策、行為、話語都可能傳遞著中國價值與中國歷史,代表著中國形象。世界從這些細節上了解中國這70多年自主發展的歷史,體察中國人民關于民主、自由、發展等價值的理解與智慧,學習中國政府在精準扶貧、提高治理能力上的經驗。然而,一些傳播主體并沒有充分意識到這一點,沒有意識到世界希望了解中國的迫切性,沒有意識到國內事件會成為國際傳播熱點,更不用說細分受眾制定傳播策略,這些都影響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其二,個別傳播主體“變局”意識不夠,沒有領會“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深刻內涵,故而他們在報道、評論、分析國內外重大事件時難以厘清大變局中的“變”與“不變”,以及大變局背景下中美關系、全球治理危機、人類命運共同體等議題的理論邏輯,進而難以講透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時代價值和重要貢獻。

  第二,人工智能和算法推薦創新性運用不足。人工智能能夠提供用戶分析的場景化與精準化,新聞生產的機器化與分布式,傳播方式的傳感化與智能化。算法推薦作為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技術運用,已成為移動互聯網語境下新聞分發的主流模式,它讓“人找信息”變為“信息找人”,實現用戶偏好導向下信息與人的精準匹配,這為國際傳播的細分、精準和分眾奠定了技術條件。如何根據不同的國際社會化媒體平臺提供不同的傳播內容,通過智能化算法向不同的國際受眾推薦不同的中國信息是直接提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傳播效果的可行做法。傳播是技術性和思想性相結合的過程,如何利用技術創新使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最大限度地接近受眾是大變局中國際傳播的新課題。

  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目標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既要著眼于大變局中世界格局和國際秩序的變化,也要立足于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巨大成就和未來發展貢獻。因此,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目標與中國文化以及其他領域國際傳播目標有顯著區別。

  1.根本目標:提升國際話語權,維護國家利益

  在全球大變局下,我們既需要把握國際格局、政治思潮、信息革命的“變”,也必須厘清變局中的“不變”:全球力量結構沒有根本性變化,民族國家的基礎性地位沒有變,應對變化的主體諸如國家、國際組織等沒有變,其承擔的責任沒有變。因此,國際傳播根本目標仍然是以國家利益為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屬于國際政治傳播。國際政治傳播主要指一種由政府主導、通過大眾傳播媒介展開信息交流的特殊意義上的跨國或跨文化傳播,是具有政治性質的國際傳播。國際政治傳播的最大特點就是政治性,突出表現在“傳播是以國家利益作為出發點和歸宿,服從并服務于國家利益,并以國家的國際戰略及外交政策的制定為轉移”。歸根結底,國際政治傳播的本質就是維護本國的國家利益和意識形態安全。

  由于國際傳播理論正在發生從國際傳播范式向全球傳播范式的轉型,使得人們可能會忽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本質屬性,進而忽視了這一思想國際傳播的根本目標。全球傳播與國際傳播的區別在于,全球傳播不是一國對另一國的有目標和指向性的信息傳遞,而是信息、符碼、觀念在全球范圍內跨越國家邊界的共時性流動,在新聞制作、社交媒體、環保傳播、健康傳播等平臺和領域,全球傳播實踐越來越廣泛。在大變局中,國際政治傳播的主體更加多元,從單一國家發展為以國家為中心多主體參與;說服的技術更加嫻熟,從強勸服到潛移默化;傳播渠道更加凸顯全媒體性,由單一媒介轉向全程化、全息化媒體。不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國際受眾中的傳播仍然屬于國際政治傳播的范疇,這是由其傳播內容和傳播功能決定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政治思想,是中國發展的指導思想,它更多關注現實,包含一系列引領中國人民實現美好生活和中國實現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這種思想與商業廣告、文化觀念、體育精神等有根本區別,它不具有娛樂性,也不以創造商業價值為直接目標,企業、組織和個人缺乏主動系統闡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動力。而且,在大變局下,西方仍然控制著政治話語權,對于中國等國家的發展,他們會憑借技術、資本、信息和話語等優勢發起意識形態戰略攻勢,維護他們的國際輿論制高點,維護其世界霸權地位。這種情勢要求中國必須敢于“亮劍”,針對經貿、科技、金融、民主、人權等各領域的話語爭端,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全面回應,不陷入西方話語陷阱,起到設置國際輿論議程、提升話語權、維護國家安全和利益的效果。

  2.基本目標:講清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

  在國際傳播戰略中,根本目標是內核,基本目標是實現根本目標的具體方向,對國際傳播體系建立具有導向作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基本目標,應當根據國際形勢變革的需要,以及國際受眾對中國的認知需求而設定,以營造更有利于中國發展的國際輿論環境。一方面,國際社會對中國全方位關注。黨的十八大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國發展奇跡產生了濃厚興趣,他們急切想知道中國為什么能創造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的奇跡,中國為什么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能取得穩定且團結的政治局面,中國為什么在國外長期“唱衰社會主義”的環境下能不斷開創獨立自主實現現代化道路的新紀元,以及“一個不斷取得成功的中國將如何影響世界”。向世界傳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正是世界全面了解中國的最佳途徑,這一思想能夠解答中國共產黨如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勇于自我革命、全面提升執政能力,中國如何不斷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不斷提升馬克思主義的新境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如何將社會主義理論與本國國情相結合指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另一方面,國際社會對中國發展也存在各種誤解與困惑,歸納起來主要包括:對“黨是領導一切的”存在理解偏差,對馬克思主義在21世紀仍然能不斷創新引領中國發展存有質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了解比較狹隘,僅限于反腐敗工作、強軍目標、外交領域等方面。綜上所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基本目標就是要講清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

  講清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就要說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制度體系、全面從嚴治黨方略;講清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就要說透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如何以人民為中心指導我們實現經濟快速發展奇跡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跡;講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就要指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淵源、歷史根據、本質特征、獨特優勢,闡明“八個明確”“十四個堅持”“五位一體”“四個全面”和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等。三大基本目標的確立基本囊括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內容,這種確立既便于國際傳播主體把握傳播主旨,又有利于國際傳播受眾全方位知曉與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精要。

  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體系構建

  在大變局下,“要把握國際傳播領域移動化、社交化、可視化的趨勢”,從傳播主體、傳播對象、傳播內容和傳播機制上全方位構建國際傳播體系,實現傳播領域全覆蓋、傳播受眾零距離、傳播效果潛移默化,更好向世界宣傳和展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1.在傳播主體上,設計多元傳播體系

  要突破傳統國際傳播主體以政府和中央媒體為主體的格局,從整體上對傳播主體進行戰略布局。首先,從層次上,以政府和主流新聞媒體的報道為主導,以各種媒體平臺為傳播載體,構建政府、主流媒體、智庫、民眾等多元傳播主體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體系。每一個層次的傳播體系明確自身的傳播定位和目標,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傳播機制,并且互相交流,避免出現邏輯矛盾與話語偏差。其次,從話語類型上,根據不同的話語內容和話語目標形成不同的傳播話語體系,充分調動各類傳播主體的國際傳播意識。具體說來,以政治話語為主的政府機構、主流媒體、學術機構傳播團體,運用多線并進的傳播渠道、多模態傳播方式、權威性傳播信源,影響國際輿論;以學術話語為主的智庫和各類社會化媒體平臺組成的傳播團體,通過多節點傳播渠道、算法推薦傳播方式、說理性傳播修辭,達到說服大眾的目的;以生活話語為主體的各類社會組織和各類社會化媒體平臺,通過全方位立體化傳播渠道、可視化傳播方式、共識性傳播議題,達到感染國際受眾的目的。

  2.在傳播對象上,打造全效精準傳播體系

  “第四媒體”的興起強化了“受眾中心”的傳播格局,傳播態勢也從“大眾傳播”向“分眾傳播”“精準傳播”轉向。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更需要注重傳播效果、提升傳播精準度,因為在國際輿論場域,國際受眾層次眾多,價值觀差異較大,分眾無法窮盡所有受眾,如何精細化區分受眾并提升精準傳播能力對增強傳播效果具有重要意義。打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精準傳播體系就是將恰當的傳播者、恰當的媒介、恰當的事件、適當的受眾、適當的信息、適當的效果、適時的反饋這七個精準傳播因素貫穿體系始終。按照區域、受眾階層、話語類型的不同,分別構建不同的傳播體系。首先,分區域精準傳播體系是基礎。由于不同區域意識形態、政治信仰的不同,不同區域受眾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理解有較大的差異,可以具體建立英美地區、歐洲大陸地區、拉丁美洲地區、非洲地區、東南亞地區、中東地區等傳播體系。其次,分特征精準分類是前提。在不同地區通過數據挖掘、特征辨識等技術手段將受眾的閱讀習慣、知識水平、政治行為進行辨別、整理與歸類。最后,分事件精準投放是主體。在特征識別數據庫基礎上以算法推薦方式向不同受眾提供不同類型的信息。需要注意的是,國際傳播的精準投放并不是完全以個人喜好的信息為主,而需要用機器學習的方式基于個人偏好預測受眾的理論接受程度和政治關注領域進行推薦。簡單來說,要主動引領國際受眾的思考方式,而不是僅僅取悅于他們的價值觀。

  3.在傳播內容上,熱點追蹤體系與應急議程設置體系并重

  首先,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內容的重點是在闡明中國發展和治理中,講清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魅力,如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為什么能夠實現持續快速發展,中國在較短時間內如何克服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與環境污染”的難題,中國如何通過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保持政治穩定等。這些問題都是國際受眾普遍關心的問題。而國際傳播是包含國際政治、國際關系、發展理論、跨文化研究、經濟全球化等多方面實踐和理論的綜合領域。這就要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在傳播內容上要有所側重,從國際受眾的需求和關注入手,形成內容上的問題鏈,建立熱點追蹤體系,對重點問題進行全面、系統、持續性地論述,使國際受眾對相關問題有深刻的認識與理解,避免片面化。其次,要建立應急議程體系,對于突發事件要有預先判斷并集中攻關,一旦事件發生,有恰當的傳播流程和翔實的內容予以議程設置,防止陷入西方話語陷阱。事實上,國際輿論界長期以民主、自由、人權等西方價值框限中國報道,如何在中國議題中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理論、話語和實踐正面回應西方報道的責難是大變局中增強中國聲音的關鍵。

  4.在傳播機制上,構建內外傳播聯動體系

  當今世界,傳播國際化與本土化的關系成為傳播權力關系的焦點,互聯網的興起進一步以時空分離的方式建構媒介化的社會情境,使得國際傳播與國內傳播息息相關。國際傳播并不是單純的對外傳播,不是指國家或組織向國家以外的機構、組織和個人宣傳該國的政策與發展,而是指當傳播的活動跨越國界,成為國與國之間的“國際的”直至“全球的”活動,這樣的傳播就被冠以“國際傳播”。那些傳統意義上的主動的對外傳播活動是國際傳播的一部分,而國內的政策、事件、組織和個人行為也可能不自覺地成為國際傳播的一部分,甚至產生“蝴蝶效應”。這必然要求在傳播機制上重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內外傳播聯動。首先,在觀念上傳播主體要增強國內傳播可能引發國際關注的警覺意識,國內新聞生產不僅立足國內受眾也需兼顧國際受眾,以全球視野傳遞新聞價值。其次,在組織上建立網絡化聯動機構,比如各級政府的新聞辦公室與對外宣傳相關智庫等建立相應的聯絡小組,依據國內國際事件報道之間的關聯與反饋及時調整報道策略。再次,建立多種主體融合傳播機制,政府、官方媒體、智庫、各類媒體平臺等傳播主體在分工基礎上相互融合與協同,實現話語內核一致、傳播形式多樣態、國內外都傳開的全域傳播目的。最后,實現多層次受眾共振傳播機制,根據受眾需求和情感特質,主動設置議程,以特定事件撬動不同層次受眾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認知潛能,進而引起他們在自己圈層的多級傳播,實現同層次國內國際受眾的共振,帶動不同層次國內國際受眾的共鳴。

  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實現路徑

  話語是傳播的載體,建構傳播主客體之間的權力關系網絡,主導政治話語能夠引領國際輿論實現維護國家利益目標;故事是傳播的形態,形塑傳播主客體之間的溝通機制,好聽的故事能夠消除隔閡打通“最后一公里”;智能是傳播的技術,推動國際傳播主客體向融合性、協同性縱深發展,智慧全媒體將成為國際傳播發展的未來趨勢。綜合運用話語、故事和智能傳播是提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能力的重要路徑。

  1.核心話語:人類命運共同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重要內容,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中國國際地位的清醒認識和世界新形勢的冷靜判斷。”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核心話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也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的顯要路徑。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創新了國際交往新范式,體現了中國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大國責任和擔當,蘊含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深刻內涵。在世界大變局的環境中,國際民眾通過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主旨與價值關懷,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等一系列中國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積極行動感受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實踐力量。

  在理論層面,當前國際輿論和智庫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有一些誤解與偏見,如“戰略擴張說”“利益需求說”“大國焦慮說”“能力不足說”等,這些質疑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需要澄清的問題。這就要求中國學者從哲學、歷史學、政治學、心理學、法學、人類學等多個學科共同直面國際輿論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誤解,向國際受眾全方位闡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政治上強調對話協商,安全觀上倡導合作可持續,經濟層面提倡合作共贏,文明層面提倡交流互鑒,生態層面提倡綠色低碳。

  在實踐層面,中國積極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機構,支持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二十國集團等平臺建設,加強全球衛生領域的國際合作等舉措。這些具體實踐是國際傳播的載體,能夠讓國際受眾通過身邊的中國援建項目、中國企業、中國機構了解、認知、理解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以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人類都是因為通過相互接觸才能更加了解,因為了解更能理解對方。

  2.故事敘事:講好中國發展大故事和百姓富裕小故事

  國外精英最關心為什么社會主義能夠發展中國,國外普通民眾最關心中國老百姓如何脫貧致富、中國共產黨怎樣治理腐敗等問題。講好中國發展的大故事側重于從宏觀上駁斥“中國崩潰論”“歷史終結論”,以新中國70多年發展成就展現發展中國家獨立自主發展道路的可能,以中國國家治理效能展現中國各項制度的優勢。2019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系列慶典活動等都是這類大故事。講好中國小故事則重視從情感上感染國際普通民眾,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傳播就是“人與人的對話和交流”,特別要重視通過國外媒體講清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基礎設施的小故事,外國人參與中國發展將中國經驗帶回本國創業的小故事,外國人學習漢語、研究中國文化的小故事。這些小故事是能夠引起國外民眾情感共振、價值共識的敘事方式,也是他們潛移默化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有效途徑。

  3.智能傳播:依托大數據和超級算法

  大變局不僅是世界格局的風云變幻,也是新技術革命所帶來的范式轉移,未來將是人工智能、數據應用、物聯網的世界。國際傳播也將更加注重新興媒體、新興技術、新興終端的運用,使用多終端、善用大數據、立足多場景和追求高智能將成為未來國際傳播發展的四個關鍵點。近幾年來,在國際傳播領域,已經開始運用以大數據、VR/AR、語音模擬、人像識別等智能媒介技術為基礎的產品拓展國際傳播場域;以數據算法實現內容的精準化抵達。未來中國在5G技術和相應人工智能領域的技術優勢將助推中國國際傳播的智能化發展,如利用大數據生成更精準的海外用戶,定做專屬的個體對外傳播方案;運用人工智能、物聯網技術創新媒介終端,實現打破語言壁壘的國際視頻社交終端;運用區塊鏈技術增強國際傳播信息的信任度,破解“后真相時代”假新聞泛濫困局;應用傳感器、機器深度學習向個體提供情境式國際性信息;運用智能化新聞核查技術有效增強國際新聞生產的可信度;運用4K超高清電視節目優勢引領視頻傳播方向。通過技術的人性化和智能化,使國際受眾依賴傳播技術,日益接受以新技術所傳載的中國價值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五、結語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成為國際社會公認的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現在,以西方為主導的國際格局正在發生變化,“西方模式”不再是現代化唯一模式。縱觀世界歷史的發展,每一次大變局都伴隨著新思想的世界傳播,近代以來西方國家的興起推動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發展,奠定了西方對于非西方民族國家的絕對優勢,加速了西方自由主義價值觀在世界的傳播,鞏固了西方模式的理論優越性。在此次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是現實的需要,時代的呼喚。在世界經濟不穩定因素明顯上升、治理赤字有增無減、重大突發事件挑戰全球安全的時刻,人類更需要在思想上加強交流交融、互學互鑒,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既是指導當代中國發展的行動指南,又放眼世界,體現了博大的人類情懷,對世界各國提升治理能力具有借鑒意義。因此,不是中國刻意要輸出自己的政治理論,而是世界格局的變化需要有全新的政治理論出場對這種變局背后的邏輯予以解釋;不是中國執意要與西方主流思潮一爭高下,而是面對東西方日漸平衡的世界格局需要有一種有別于西方理論的東方思想,而且這種思想不是空中樓閣,是已經實踐且獲得巨大成功的理論;不是中國要向世界有意宣傳本國的治國理政思想,而是在國際社會對未來發展感到迷茫的時候需要傾聽中國聲音,了解中國方案,借鑒中國經驗,吸收中國智慧。

  “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也意味著國際傳播范式的變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國際傳播將突破原有國際傳播范式的局限,創新國際傳播理念,立足于維護本國利益,但不拘泥于宣傳本國價值觀,是發展具有共同體視野的世界傳播。

 

  參考文獻:

  [1]《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2]《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綱要》,北京:學習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

  [3]《〈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輔導讀本》,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年。

  [4]劉燕南、史利:《國際傳播受眾研究》,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1年。

  [5]荊學民:《中國政治傳播策論》,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7年。

  [6]金東寒主編:《秩序的重構——人工智能與人類社會》,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17年。

  [7]柴尚金:《世界大變局與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兩種制度關系重構》,《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10期。

  [8]廖衛民:《新世界主義與對外傳播戰略——基于“傳播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穹頂模型的理論思考》,《浙江社會科學》2017年第5期。

 

作者簡介

姓名:顏軍 王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國際傳播研究.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快乐赛车pk10视频 时时彩网站注册官网 幸运快3违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软件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2019年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今天六开彩开奖+结果 股票推荐群骗局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河南11选5中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钟选号技巧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带连线 明天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白小姐点码六肖期期准